<address id="vjhfz"><nobr id="vjhfz"><menuitem id="vjhfz"></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vjhfz"><address id="vjhfz"></address></address>

        <em id="vjhfz"><address id="vjhfz"></address></em>

        <sub id="vjhfz"><listing id="vjhfz"><menuitem id="vjhfz"></menuitem></listing></sub>

        您的位置:首頁>企業 >
        • 昆山農商行:IPO三年無果 資本充足率指標全線下降

          2022-05-07 13:26:46 來源: 投資者網

        4月底,江蘇昆山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昆山農商行”)發布的2021年年報顯示,作為該行重要利潤增長點的投資業務,面臨不小的考驗。

        江蘇銀保監局官網日前披露的行政處罰信息顯示,昆山農商行因“投資業務管理不到位”被罰款45萬元。此外,該行兩名員工因對上述事件負直接責任,均被罰款6萬元。

        過去幾年,昆山農商行遭遇了股份頻繁轉讓、股東偷稅漏稅等輿論風波,雖然IPO排隊已三年有余,但審核狀態仍為“預先披露更新”。

        利息凈收入下降

        官網顯示,昆山農商行成立于2004年12月29日,前身為昆山市農村信用合作社聯合社。自改制成立以來,該行以“服務三農、服務小微、服務民生”為市場定位。

        根據去年年報,2021年,該行營收38.55億元,較2020年下降0.91%,歸母凈利潤為13.42億元,同比增長10.15%。

        數據顯示,利息收入、手續費及傭金收入是該行主要收入來源。細分來看,2021年,該行利息凈收入27.48億元,占營業收入的71.28%,其中利息收入50.84億元,增長7.99%,利息支出23.36億元,增長24.96%。不難看出,利息收入和利息支出的增速存在較大差距,也正是因此,該行去年利息凈收入同比下降3.19%。

        昆山農商行營收構成

        年報同時顯示,該行投資收益為8.42億元,在營業收入中占比較高,超過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據了解,近幾年,昆山農商行發展債券投資交易、資產管理、同業投資等業務,證券投資規模逐年增加。

        銀行業內人士吳洪君向《投資者網》表示:“近年來,市場競爭激烈,負債壓力較大,部分中小銀行投資金融資產,而投資金融產品受市場波動影響較大,對銀行市場風險把握能力要求高,考驗銀行的投資團隊能力。目前,中小銀行在投資端做得出色的不多,相反,如果業績波動大,不利于穩健經營。另外,過多參與次級投資業務,也與央行要求銀行服務實體經濟的指導意見不符。”

        投資業務領罰單

        投資業務“對銀行市場風險把握能力要求高”,由此也對昆山農商行的內控流程帶來挑戰。

        日前的一則處罰信息顯示,昆山農商行因“投資業務管理不到位”被蘇州銀保監分局罰款45萬元。此外,兩名員工因對上述事件負直接責任,均被罰款6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這并非昆山農商行今年收到的第一張罰單。

        今年初,昆山農商行廣陵支行因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違規增加企業融資成本負管理責任,揚州銀保監分局對其警告處理,并罰款人民幣50萬元。另外,銅山支行因信貸資金被挪作他用,被徐州銀保監分局罰款人民幣35萬元。

        年報中提到,截至2021年年底,昆山農商行擁有分支機構75家,其中昆山本地66家,是昆山地區營業網點最多、服務覆蓋面最廣的商業銀行。

        支行因貸款問題被罰,說明部分異地支行管理半徑過長,由此是否存在一定的管控漏洞?今后如何彌補相關不足?《投資者網》聯系昆山農商行尋求答案,但未獲回復。

        有專家認為,銀行投資業務的風控能力,會直接影響到上市監管審核機構對于該銀行經營業績是否具備可持續性、是否存在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判斷,從而影響該行上市。

        資本充足率指標全線下降

        根據年報數據,從昆山農商行資本充足率相關指標的同比來看,三個指標較2020年全部下滑,資本面臨一定的壓力。

        普華永道中國香港金融服務合伙人姚家仁認為,“2021年,上市農商行采用外源渠道補充資本的數量較往年明顯增加且資本補充方式更加多樣,在過去一年,上市銀行積極通過發行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方式補充資本,緩解資本壓力,但從核心一級資本來說,主要依賴于銀行的盈利補充。如果在未來一段時間整體的經濟環境變差的話,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還是會有壓力。”

        吳洪君告訴《投資者網》,“上市中小銀行資本金補充方式多樣,數量增加的背后是銀行補血的‘剛需’,而與上市農商行不同,未上市農商行的資本金補充渠道更為單一,在上市面臨更多挑戰的情況下,補血壓力加重。”

        農商行業內人士表示,“目前農商行補充資本金的方式非常單一,股東增資和利潤留存是最常用的方式,但利潤留存的規模小,補充的規模有限,因農商行股權吸引力下降,很多股東也不愿意再持續注資。”

        IPO三年無果

        2018年11月,昆山農商行宣布擬IPO,登陸上交所,但該行曾在2019年2月因2017年增資擴股時的評估機構江蘇中企華中天的母公司北京中企華被證監會調查等原因,而被中止審查,后于2019年4月得以恢復審查。

        2019年,5月31日,證監會網站披露《江蘇昆山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反饋意見》,涉及該行股份頻繁轉讓、凈利差及凈息差逐年下降、吸收存款率逐年下降、現金流凈額由正轉負等48項內容。

        股權結構是監管層關注的重點領域之一。證監會反饋意見顯示,昆山農商行自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共發生342筆股份轉讓(包括非交易性股份轉讓),涉及股份數2.83億股。

        值得注意的是,昆山農商行股權分散的問題仍待解。2021年年報顯示,昆山農商行不存在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截至報告期末,股東總戶數為1032戶,其中法人股東48戶,外部自然人股東480戶,內部職工股東504戶。

        農商行多是從農信社改制而來,股東人數眾多,普遍存在股權分散的問題。而《證券法》規定,發行前企業股東人數不能超過200人。因此,股權問題仍是該行上市需要邁過的一道障礙。

        此外,昆山農商行還曾被卷入股東違紀的輿論風波。2020年9月,據媒體報道,該行多位股東偷稅漏稅上億元或行賄領導干部被刑罰、處分,而該行并未對此披露,而且舉報人已經將此事實名舉報至銀保監局,蘇州銀保監局介入并按程序進行調查。隨后,昆山農商行方面對媒體回復稱這一事件不會影響該行IPO,IPO依然在有序進行中。

        雖然如此,目前距昆山農商行申請IPO已三年有余,其審核狀態仍為“預先披露更新”。如何完善公司治理,推進上市進程,仍是擺在其面前的重要課題。(丁琬瓔)

        關鍵詞: 昆山農商行 資本充足率 股權結構 金融風險

        免責聲明:本網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相關閱讀
        国产成人亚洲笫一区,大胸女友2019韩国3,女被啪到深处喷水gif动态图在线

          <address id="vjhfz"><nobr id="vjhfz"><menuitem id="vjhfz"></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vjhfz"><address id="vjhfz"></address></address>

              <em id="vjhfz"><address id="vjhfz"></address></em>

              <sub id="vjhfz"><listing id="vjhfz"><menuitem id="vjhfz"></menuitem></listing></sub>